ameko将军

过激出攻粉 出all 幼驯染教信徒❤ 出胜
切爆 轰百 上耳 小英雄非常好😭😭😭

【出胜】把我的青梅还给我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乱马paro,小胜掉女溺泉版。脑洞来源是平哥的中国风设定。纯粹复健用的无营养文,靠几个月没写连人物性格都摸不清了,我真是个垃圾【。




  绿谷出久小时候就从妈妈的口中得知家旁边的建筑里,其实是有人住的。据说那栋楼的住户是一个和他们一样的习武之家,因为女主人是位对武术极其痴迷的女武士,所以在十几年前就带着丈夫和孩子去了武术最为繁盛的中国修炼功夫,但房子并没有卖出去,而是交给了绿谷一家来保管。




  而今天就是他们回国的日子。




  “每年从中国寄来的明信片原来就出自爆豪阿姨的手笔啊。”




  站在母亲旁边的绿谷一边说着,一边忐忑地观望着候机厅里的人群,寻找着那位一家只闻其人未见其人的邻居。




  “嗯,当初光己说要去中国的时候你和那孩子都才幼儿园呢。”绿谷太太的脸上露出怀念的神情,“前几天才收到她发过来的回国消息,没想到十几年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嗯……”




  “出久,你看上去有点紧张?”




  “有、有点。因为毕竟是过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见……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我准备的礼物。”绿谷忍不住看了一眼抱在手里的袋子,里面装着送给曾经的童年玩伴的礼物,“我完全记不起来他的模样了,只隐约记得他和我一样喜欢欧鲁麦特。这个欧鲁麦特黏土人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




  绿谷太太拍了拍儿子的肩,笑道:“别担心,胜己是个很好的孩子,他会喜欢的。”




  绿谷点了点头,脸上带着隐隐的期待和微微的不安。




  从婴儿时期到五岁这个阶段的绿谷是和爆豪胜己一起长大的,那个时候他还很小,记不了多少事情,但从家里的相册里可以看到小不点的自己身边站着个同样矮小的男孩子。他的金发就像他的笑容一样,如夏日阳光般耀眼,与一头阴沉的墨绿头发的自己形成了鲜明对比。也难怪妈妈总说小时候的自己总是挂着眼泪泡,一口一个小胜的跟在爆豪胜己后面跑,要么就战战兢兢地站在爆豪的身后,紧紧地拽着他的衣角,爆豪去哪里绿谷就去哪里的模式黏着。




  据妈妈说小时候的绿谷对爆豪的缠人模式,好听一点像个必须跟随阳光才能存活的杂草,难听一点就是个需要爆豪庇护的跟屁虫。




  当他得知爆豪一家要回国的时候,就在心里想象现在的爆豪胜己变成了什么样,是不是还是和照片里一样,常年挂着一张自信又嚣张的笑脸,一副战无不胜的王者风范呢?




  绿谷做了各种各样的想象,都不及真正的见上一面。




  所以当妈妈突然站起来,向一个方向兴奋地小跑过去的时候,绿谷也跟着站了起来,眼睛向那处望去的同时屏住了呼吸。




  他第一眼看见的是一位穿着武道服的成年女性,短而炸的鹅黄头发加上似乎毫无岁月痕迹的面容比照片中还要美丽。妈妈叫她光己,想必这位就是爆豪太太了。她身边站着一位身着长衫的男士,脸上的眼镜和温和的笑容让他像个温润的儒士,看向她的时候眼神里带着的柔情,让绿谷知道他便是爆豪先生。爆豪先生的手中拉着一个24寸大小的行李箱,行李箱上坐着一位几乎从那位成年女性一个模子刻下来的少女。




  那位少女有着和母亲一样的发色,同样穿着一身武道服,驼着背,缠着绑带的双手搭在行李箱的杆上,脸上带着点慵懒和长途旅行的疲倦。她那双红色的眼睛转悠着看了一眼四周,瞄到绿谷的时候挑了挑眉,而后又无所谓地转开,百无聊赖地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她似乎不适应长辈们之间的寒暄气氛,便从长裤口袋里掏出手机,戴上耳机玩了起来。




  绿谷死死地盯着她,他的呼吸急促,心脏狂跳,脸上一阵阵地发热。




  “胜己!快从行李箱上下来!”爆豪太太敲了一把少女的脑袋,“就知道玩手机!也不跟绿谷阿姨打个招呼。”




  少女啧了一声,却也乖乖的从行李箱上下来,摘掉耳机对绿谷太太行了一个抱手礼。




  绿谷太太笑呵呵的说:“胜己长得越来越有光己的模样了。”




  他们平常的对着话,像每一个久别重逢的好友一样。只有绿谷一个人处在全身僵硬的震惊之中,他看着那位眼熟又眼生的少女,沉默着冷汗直流。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偷偷摸摸地瞄了一眼爆豪的胸脯,然后又飞速地收回。他看到的是一对鼓鼓囊囊地裹在贴身的武道服里的胸脯,女孩子的柔软胸脯,如果被班里的色狼峰田看到绝对会激动地尖叫的丰满胸部。




  绿谷也想大叫,但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虽说从某种方面来说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他一直记得爆豪胜己是个男孩子,而面前却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女孩子?!




  而且还是一位非常非常可爱娇小的女生,可爱到让本来就对女生苦手的绿谷连看都不敢看她,脸却红了满张,连手心都开始冒汗。




  可偏偏家长们想让自己的孩子重温一下儿时的情谊,绿谷直接被自己的妈妈拉到了少女的面前,说:“胜己还记得出久吗?小时候你们两个经常在一起玩的哦。他还给你带了礼物。”




  被妈妈推到爆豪面前的绿谷手足无措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女,因为身高的原因,低着头的他直接撞进了少女看过来的眼睛里。




  “你就是绿谷出久?”




  “是、是的……”




  却见爆豪看了他几秒,撇了撇嘴:“没印象。”




  “胜!己!”




  爆豪太太大叫着就要动手,绿谷赶紧摆手道:“没、没关系的!毕竟当时我们都很小,不记得才是正常的,阿姨。”




  “是呀,光己。不记得就让他俩再认识认识,再说你们又回国久住了,以后咱俩又是邻居了,不用担心他们两个熟悉不起来。”绿谷太太也赶紧劝慰道,她又把出久招了过来,“出久你带着胜己先回去熟悉熟悉环境,我和叔叔阿姨还需要去办点手续,稍后再回去。”




  “好、好的。”




  爆豪太太又拿出几张福泽谕吉给绿谷,道:“这些钱你拿着花,胜己刚从中国回来,可能不太熟悉日本的文化,你在路上和他多说说。阿姨就拜托你照顾一下胜己了哦。”




  “不、不用了,我用自己的钱就好。”




  “哈?谁要他照顾啊!我自己就行!”




  “你行?你知道家在哪里么?”




  爆豪愣了一下,嘴里啧了一声,没说话。




  爆豪太太叹了一口气,对绿谷道:“你拿着,别跟阿姨客气,就当作是给胜己当导游的费用了。小胜,你给我乖乖地跟着出久,不准惹事不准乱跑!听见没?!”




  爆豪撅了撅嘴,手插着兜,故意不说话。




  “听!见!没!有!?”




  “啊——烦死了,知道了!”




  说着,爆豪把行李箱一拉,走向绿谷,道:“带路啊,废久!”




  这一声叫的绿谷全身一个哆嗦,有种久违又怀念的情绪莫名其妙地涌上了他的心头,让他确定这个女生真的就是当年的爆豪胜己。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把她记成了男生,但绿谷觉得现在女生小胜也没什么不好,甚至像个上天送给他的隐藏了多年的惊喜。




  原来他有一个像漫画里一样的青梅竹马!




  绿谷看着面前这个女孩,摸着扑扑直跳的心脏,一种奇怪的感情在他的心中诞生了。




  他想他可能是恋爱了。




  如果没有发生接下来的事情的话。




  绿谷帮爆豪拉着行李箱,一边带着她在家周围走了一圈,带着她去各个街道熟悉,甚至转悠到了自己所在的学校。当听到爆豪说了一句之后自己也要在这个学校学习的时候,绿谷差点跳了起来,他紧紧的捏着自己的拳头才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一路上绿谷滔滔不绝地说着,而爆豪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偶尔说上几句话,大部分却都是在拿着手机跟谁用中文说着话,甚至拍了一些照片传过去。这让绿谷又疑惑又好奇,特别是她那一嘴的中文,异国语言从她清脆的嗓音里发出来有着一种让绿谷全身发酥的感觉,虽然听不懂却忍不住想要一直听。




  “你是在和在中国的朋友说话吗?”




  绿谷用吸管戳着饮料里的气泡,一边偷眼看着坐在对面的爆豪。现在的他们正在一家开着空调的咖啡厅里,爆豪似乎很会流汗,走了一路她的额发都被汗水贴在了额头上,脖子间也渗着滴滴汗珠。绿谷就把她带进咖啡厅里吹吹凉爽的空调,喝喝凉快的饮料,休息一下。爆豪点了一杯辣味可乐,绿谷要了一份奇异果冰露。




  “啊。”




  爆豪回复了一声,然后就再也没有开口说话,这让绿谷再次陷入了无话可聊的尴尬。吸管在塑料口滑动的声音咔啦咔啦响,响得似乎只有绿谷玩吸管的声音,让他不由吞了吞唾沫,放开了捏着吸管的手。他觉得自己身为男生,应该替女生化解这种无声的窘迫,可他苦思冥想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结果一紧张又不小心把手里的纸袋子捏出了声音。




  却没想到吸引来了爆豪的注意力:“你手里的那是什么?”




  “啊、啊!是、是我想要送你的东西……但是现在似乎用不到了。”




  “拿来。”




  “诶诶……”




  “拿来啊。既然是送我的,我都要了你还不拿过来?”




  “好、好的!”




  绿谷递了过去,爆豪毫不客气地打开了,她拿出欧鲁麦特的粘土人,轻呵了一声。她放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对绿谷说:“喂,你还有别的吗?”




  “什、什么?”




  “这个啊,你应该有不少吧。带我去看看。”




  “那些都在我家……”




  爆豪站了起来,说:“带路。去你家。”




  绿谷的心脏开上了高速公路。




  绿谷的家不远,就在爆豪家的旁边,而且绿谷刚带爆豪路过,所以爆豪很快就进了绿谷的房间。




  她一进来就看到了整张墙上挂满了欧鲁迈特的画报,还有整整一个柜子的各种欧鲁迈特的手办,甚至连绿谷的床上六件套都印着欧鲁迈特的笑脸。她的嘴里发出一声轻佻的口哨声,吹得绿谷困窘不堪。




  “我、我……我给你倒杯茶!”




  “不用了。”爆豪突然说道,“你家浴室在哪里,走了一路热死了,我要洗澡。”




  绿谷的脸轰得一下红了,他垂下头,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我我带你去!”




  “你有浴巾吗?借我一条。”




  “好好好的!”




  绿谷蹭得一下拉开自己的衣柜,从里面扒拉出一条崭新的浴巾,递给爆豪。




  爆豪看了一眼,嗤笑了一声:“果然连浴巾都是欧鲁麦特的。你根本就是个英雄死宅嘛,弱鸡宅男。”




  “我……”




  绿谷的辩驳还没说完,爆豪已经转身离开了,然后他听到她拉开行李箱的声音,再过了一会儿浴室里就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




  坐在床上抱着欧鲁麦特脑袋抱枕的绿谷猛地把头埋进抱枕里,棉质的抱枕把他的脸捂得更红更热了。




  可没想到爆豪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她说:“喂,废久,帮我拿一下我的浴巾,放在外面忘记拿进来了。”




  “好好好好好的!”




  绿谷的耳朵觉得爆豪的声音有点奇怪,但是此刻爆炸了一般的心情让绿谷的大脑无瑕顾忌这些细节,他只觉得可能是因为隔着浴室门所以本来轻丽的声音变了调。




  他很快就找到了那条被爆豪落下的浴巾,也很快的走到了浴室门前,朦胧的水汽和灯光照出了爆豪被灯光拉长的身影。




  绿谷敲了敲门,他咳了咳嗓子,说:“我、我给你拿过来了……”




  他打开一个缝隙,将手塞了进去。




  “啧,太远了,你当我是长臂猿吗?伸进来点!”




  “哦、哦!”




  绿谷忸怩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又伸长了一点。




  “妈的,你是哆啦A梦吗?!手这么短!”




  “可、可是!”绿谷的脸已经贴到浴室的门上了,“再进去我就……啊!”




  话还没说完,绿谷就大叫了一声。




  浴室的门猛地开了,紧贴着浴室门的他跌倒在地,这一声叫就是因为惊吓和跌痛而出的。




  绿谷痛得倒抽冷气,混乱的视野慢慢平稳了下来,他的眼前逐渐出现了两条健壮的人腿。




  嗯?绿谷疑惑地想,练武的女生的双腿肌肉居然这么紧绷吗,居然跟男生一般粗壮?




  “喂,老子的浴巾呢?”




  粗哑的声音清晰无比地出现在绿谷的头上,他睁大了眼睛,猛地跳了起来。




  然后就看到一个双腿之间和他挂着一样的玩意儿的男人,而这个男人的脸却和爆豪一模一样,却消失了女生的圆润,变出了男生的硬朗。




  “把浴巾给我,废久!”




  绿谷感觉眼前一片发黑,他指着对面这个个头比他还高的男人,说:“你你你你……你怎么是男的!”




  爆豪一把夺过绿谷手里的浴巾,系到了腰上,冷笑一声:“老子就是男的。”他一把推开绿谷走了出去,走前还不忘给绿谷一个中指,“离我远点,死gay。”




  绿谷第一时间冲出了浴室,给他的母亲打了一波电话。




  “妈妈,小胜是是是男的!”




  “胜己本来就是男的呀。”




  “可是,刚才,那个?”震惊让他语无伦次,最后他大吼一声,“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后他就从他母亲的笑声里得知了来龙去脉。




  爆豪一家回来之前去了一趟中国青海省的咒泉乡修炼,而爆豪因为他妈妈的一个不慎被踹进了泼了冷水会变成女生,泼了热水又变回来的女溺泉里。而因为飞机即将起飞,爆豪只好保持着女生的模式回了国。




  所以,从头到尾绿谷的恋爱感觉都是对着一个假象。




  他从来没有什么青梅竹马,撑死只有一个性格恶劣的竹马。




  而且现在这个竹马还衣衫未着,四仰八叉地霸占了他的大床和他的欧鲁麦特抱枕。




  “废久果然是废久,从小到大都没变。居然真以为我是个女的,还一路用那种眼神看我,真是笑死人了。”




  还对他的纯情少男心冷嘲热讽。




  绿谷咬牙切齿,瞪着爆豪,然后他冲进浴室,捧了一盆冷水出来。




  “把我的青梅还给我!小胜!”


fin


  




  




  




  



评论
热度(542)

© ameko将军 | Powered by LOFTER